【安雷】巧合

安迷修醒来时睁开眼看到的是被放大了几倍的雷狮的睡颜。竟然有点可爱......不对,雷狮为什么会在他家里,他的床上,还是......全裸?安迷修猛地从床上弹起来,因为动作太大而将他们身上的被子带起,于是安迷修成功地看到了自己昨天晚上的杰作。那些粉色的印记在雷狮光着的身体上从颈部到腰间显得格外扎眼。安迷修甚至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面对雷狮。他真的忘记了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,记忆从他喝酒喝断片开始就只有一些零零星星的碎片了,但就是这些碎片都够安迷修羞耻一辈子了。


他大概是把雷狮给上了吧。这就是安迷修从那些碎片中可以得到的唯一信息。


总之先打理好自己,然后趁着雷狮还没醒,安迷修打算不管怎么样都要...

【Style】Secret(上)

Attention:依旧高中生的校园恋爱故事。没带脑子写的。

Summary:告诉你一个秘密,我喜欢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即将到来的文艺汇演面前,整个学校的气氛都缓和了下来,连上课时也感觉得到空气中的甘甜,那是到时候小摊上棉花糖和爆米花的气味。晚冬,气温已逐渐回升,几乎所有人都开始为下个星期的文艺汇演做准备,学生会成员更是如此。

Kyle正全身心地投入面前对了满桌的文件时,手机响了。微微皱了皱眉,Kyle拿起手机,是Stan,他们乐队的演出申请。Kyle回了他一句“好好写一份申请交上来啊”,然后认命的提起笔帮Stan写了份申请,随后接到Stan的回复“你帮我写一下啦...

【style】Stan,你弟喊你回家吃饭

*短打复健,亲兄弟AU,年上,社会你坦哥,护弟狂魔,超高校级的我流OOC

“老大!Craig那帮人又来了!”几个人风风火火地向Stan这边冲过来,满脸焦急,“这次来的人可是上次的两倍还不止啊!”

Stan掐灭手中的烟头,随手扔在了地上,从石桌上跳下来,“他们在哪?”围在Stan周围的一圈人也都站在了Stan身后,一副要去打群架的架势。那几个来报信的人见老大依旧是如此淡定,刚才那种慌张的神色也消失了,反倒是带着几丝兴奋,领着Stan一群人到了一个小巷子里。

Craig一群人正站在那等着他们。

对方的人数确实是占优势,少说也有Stan他们的三倍,Stan扯了扯嘴角,举起双手,向后退了几步,...

-

大佬凯。
整天处于迷幻状态,跟磕嗨了一样不知道自己在干嘛,唉,还是去写作业算了(

【Style】They Don't Know About Us

Attention:一对未公开的小情侣想要私奔的故事,甜到OOC,不敢相信自己会写出这么腻歪的东西。

They don't know about the things we do
They don't know about the I Love You's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Kyle盯着窗外湛蓝的天空,就像Stan眼睛的颜色,他笑了出来,呆呆地笑了好一会才将注意力转回面前的作业上来,他带着一种充满幸福感的微笑写着作业,这样很傻,非常蠢,但他才不会在意那么多。

“Kyle?!”这是Kyle母亲的声音,Kyle晃了晃他毛绒绒的脑袋,一时感觉有些头疼,他对着楼下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的母亲应道,“怎...

【魔术师AU】MISUNDERSTAND

Will觉得可能他一生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,会场里人多得他有些害怕,他可一点都不擅长应付人多的场面。不过还好他今天只是来当个观众的,Will抬起头望向那个巨大华丽的舞台,他不懂一个人的表演为何要一个这么大的舞台,不过那个人是Bill的话可能就另当别论了吗?以这样没头没脑理由搪塞自己,Will努力装出十分平静的样子死死盯着舞台上的幕布,好像可以透过那块厚重的布看见后面的魔术师一样。

“那个,请问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吗?”一个男孩的声音让Will回过头,深栗色的蜷发,很熟悉,但想不起来是谁了。Will礼貌地请他以及和他一起的一个女孩坐在了Will旁边。

“Bro,你说他今天会表演什么?!哦,我已经...

【Style】Stan的青春期烦恼

Attention:大家都是高中生,超高校级的OOC

Summary:操,不要拦我!我现在就去告诉他我有多爱他,然后把他吻个七荤八素再放手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Kenny!Kenny!你必须得帮我,这事只有你能帮我了!”

“嗯……?”

Kenny歪了歪头表示疑惑,包括对一下课就冲向他的座位的Stan本身的疑惑。

“天哪,我都憋了三节课了!我不能再憋了!再这样下去我就要疯了!”

“你要去厕所?关我什么事?”

“不是的!我有些话要说,在我的朋友里只有你最适合听了!”

“为什么找我?你有什么事不是都去找Kyle的——”

“听着,”Stan皱了皱眉头打断了Kenny的多嘴,“...

【太芥】血流无策

暗红色的血顺着雨流进下水道,芥川睁大了眼睛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些肮脏的液体上,以保证自己至少不会痛晕过去。为了所谓尊严,即使是下一秒就是死亡,也不允许放下那无用的矜持,这是他从进黑手党就坚持的原则。把手覆上还在不停流血的伤口,汩汩流出的血液有着奔腾的小溪一样的活力,他扯了扯嘴角,他想笑,但他发现自己早已忘记如何去笑。努力回忆着微笑是一个怎样的表情,那个人的脸几乎充斥着整个大脑,但那不是微笑,他很清楚,那不是那个人自己理解的笑。那种诡异的表情芥川无法描述,他甚至无法在关于他的所有记忆中找到一个清晰的脸。

芥川从未被那个人注视。

那个人不会在意芥川的经历或是死活,他从来不在意。

那他又何必...

【Bill×Will】DESIRE(SM慎

*放飞自我的肉渣,不会开车也不打算练习,我当个热爱SM的变态就好,SM不适者请绕道

*觉得第二人称小黄文特别刺激,于是尝试着用了/\【然而你写的一点都不色气

*这种肮脏的东西不想放在短打集里,就这样放出来测试一下lof的极限吧(...

晶莹的液体从你的嘴角流下,顺着脖颈滑倒了锁骨上,在因大幅度呼吸不断起伏的锁骨上留下一片淫靡的水渍。你感到他的手指在你的口腔里蠕动,几乎可以算恶劣地让你感到了疼痛,可是痛感使你兴奋,你像是被点燃了一样,扭动着身躯去迎合他的动作。你努力地伸出舌头舔舐着他的手指,你想取悦他,来获得身体上的快感。他看着你没有规律的扭动,感受着你笨拙的舌,在他眼里你就像一条扭曲的蛇...

【CA】妄想性肆虐

“A弥!你现在在干什么?”略显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,我将接通了的电话甩在床头,坐在床下的地板上盯着天花板上的裂缝出神。一阵冷风掠过,我打了个喷嚏,嘟囔着怎么没关窗户,走到了窗前。电话那头人的焦急还在持续着,他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我的名字,我回头看了看作为阴暗房间里唯一的光源的手机,刺眼的白色字体“Cta”。我将头伸出窗外,凛冽的寒风让我打了一个寒颤,但我确实需要清醒一下,于是我任由冰冷刺骨的雨打在我的脸上,啪嗒啪嗒,犹如无止境的钟表,滴答滴答。雨声将电话那头的咆哮掩盖,我顺了顺沾湿的刘海,扒开了那些挡视线的头发,仔细欣赏着眼前的景象。灰蒙蒙的街道上只有几个冒雨狂奔的人,估计是没料到这天气还会...

1 2

© 妄想边境 | Powered by LOFTER